印度新冠病毒检测“奇怪”统计数字引发质疑
来源:印度新冠病毒检测“奇怪”统计数字引发质疑发稿时间:2020-04-09 01:49:02


重获自由的杨勇先是用一顿火锅犒劳自己。正吃的时候,一位路过的俄罗斯大叔加入了“野餐”蹭酒喝。结着酒劲儿,两人聊得很投机。得知杨勇正在“流浪”,热情的大叔拉着他去邻居家做客。这位好心的邻居名叫斯拉瓦·托尔卡切夫,听到杨勇的经历后,便邀请他住上几日。为表达感谢,杨勇决定展示“中华厨艺”,炒了一个酸辣土豆丝,“没想到,给他们辣得不行”。

3月16日,俄罗斯发布消息,3月18日至5月1日将临时限制外国人入境。就在关闭国境的前一天,杨勇抵达俄罗斯准备通关。“边检工作人员进行了一个多小时商讨,最终给予我放行。我特别感谢他们,要不是他们,我可能还在欧洲疫情区‘流浪’。海关人员还给我发了一个口罩。”

“开始我的流浪生活了。” 解除隔离的第二天,4月1日,杨勇在朋友圈里写道,因为就在3月30日零时,俄罗斯宣布限制出入境。不过,杨勇表示:“这对我的旅行计划影响并不大。我打算备足粮,找个偏远的地方避一避,看看美景,等疫情过去。”

杨勇回忆,自己没有在车上准备防护和消毒用品,所以一到就芬兰就直奔药店,但是没有买到口罩和消毒液,后来问了几家也都卖完了。幸运的是,在芬兰一个旅游点,杨勇碰到了一个戴口罩的中国人:“他也是重庆人,看到我的车牌是重庆的,就和我聊起天来,正好他有多余的口罩,就给了我一个。”

就在这几天,托尔卡切夫说要带杨勇去乡下住几天,体验下俄罗斯乡村生活。这位俄罗斯朋友还说:“没啥麻烦的,我们是命运共同体嘛,就应该互相帮助,只是不知道村庄还让不让进,祝我们好运吧。”截至当地时间4月8日8时,根据瑞士联邦公共卫生部最新数据,瑞士和列支敦士登共确诊新冠肺炎感染病例22789例,累计死亡705例。

杨勇是重庆人爱吃辣,医护人员得知后就买来了俄式辣椒酱和酱油。“没想到他们对我这么贴心。”杨勇收到时又意外又感动,“医护人员偶尔还会给我送来泡好的方便面换换口味。”

来接杨勇的救护车司机“全副武装”,有礼貌地询问情况,并记录下了杨勇在俄的第一次体温36度1。“这是我第一次坐救护车。这边的规定是,检测没有感染者也要隔离14天。”杨勇到达豌豆湖疗养院已经是当天晚上11点多,疗养院厨师给他做了顿夜宵:红菜汤和面包。吃过饭后,杨勇终于可以躺在床上睡个好觉了。

“第一次坐救护车,检测没感染也要隔离”

俄罗斯隔离医院一餐(受访者供图)

在欧洲其他国家,交警一般只是检查入境时间和旅游史,没问题就基本放行。但这一次却不一样,“俄罗斯交警不仅检查了证件,还对我的旅行史也进行详细询问。在得知我有欧洲旅行史后,交警便叫来了救护车,让我去做新冠病毒检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