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就弹劾案“无罪”裁决发表讲话
来源:特朗普就弹劾案“无罪”裁决发表讲话发稿时间:2020-03-30 00:55:15


据Worldmeters实时数据,美国当地时间26日新增确诊病例14805例,新增病例死亡170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83016例,累计死亡1197例。

确诊数量对标中国,会强化“刻板印象”

这几日,美国的疫情牵动人心。

除向社会公众发行的0.2万亿元,还有1.35万亿元的特别国债,定向发行给当时还没有上市的农行。因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人民银行法》规定,央行不得对政府财政透支,不得直接认购、包销国债和其他政府债券。

特别是输入性疫情已经形成后,美国的防控形势就变得更为复杂。中国的疫情发展有比较明确的链条,防控重点也很清晰,但对美国来说,几乎是多点共进,防控难度就更大些。

但由于特朗普没有担任州长的经验,应对公共安全危机处置能力不足的短板暴露无遗。他缺乏整体思路,也欠缺冷静镇定,其脱口秀风格切换到“战时总统”的角色上时,要么过于迟钝,要么反应过度。

3月2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研究部署进一步统筹推进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工作。会议提出,宏观政策力度要加大,要推出一揽子宏观政策措施。在财政扩张上,主要做了三点部署:增加地方政府专项债规模、适当提高财政赤字率以及发行特别国债。其中,特别国债被业内视为“特殊时期的特殊手段”,我国历史上仅发行过两次。

这笔1.35万亿的特别国债体现在央行资产负债表上。新京报记者从2007年央行货币当局资产负债表看到,当年央行“对中央政府债权”由1月末的约0.28万亿元,增长到年末的1.63万亿元。2017年,部分2007年到期的特别国债进行了定向续作,截至2020年2月,央行资产负债表中“对中央政府债权”余额为1.53万亿元。

疫情虽然是公共卫生议题,但背后涉及政治、经济、外交等一系列问题。科学家可以给出技术解决方案,但最终的防控政策需要纳入经济、政治、社会心理等各方面考量。我们在理解包括美国在内的各国抗疫政策时,都应注意到其中的复杂性,防止想当然地“捧一踩一”。

第二次特别国债发行是在2007年,当时的背景是我国因持续增加的外贸创汇而导致的基础货币增加,同时对外汇储备管理进行改革。该次共发行8期、规模1.55万亿元特别国债,期限分10年、15年期,其中0.2万亿元向社会公众发行,用于向央行购买现汇及汇金公司股权,注资成立中投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