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警官兵戴口罩进行各项军事训练
来源:武警官兵戴口罩进行各项军事训练发稿时间:2020-03-29 18:19:47


张银银作为东西湖公安分局第一批突击队员,进入武汉客厅方舱医院执勤,21岁的志愿者杨慧负责协助安保工作。

阿念见到外婆时,老人半昏迷。阿念一遍遍喊着“家家”(武汉话,外婆),拉着她的手,外婆的眼睛慢慢睁开,惊慌地问:“这次是不是挺不过来了?”

就如太原市迎泽区卫体局工作人员所说,目前当地的隔离收费是归卫体局管还是当地市场监督管理局管理,还并没有一个明确统一的预案。也就是说,留学生都已经住进去了,但主管部门还没分配好工作。

这种无人监管的状态,就难免给一些缺乏道义的酒店随意收取高昂隔离费的空间,而最终“受伤”的则是被隔离的民众。

2月17日,26岁的阿念在武汉客厅方舱申请到火神山医院照顾89岁的外婆。去之前,她对着视频说:“妈妈,我一定会把你的妈妈平安带回来。”视频很快在网上火了起来,很多网友一直关心着这位善良的姑娘和她的外婆。

无独有偶,在另外一则视频中,也有隔离在太原的留学生,曝光当地隔离酒店条件太差,例如酒店床单有破洞污渍、吃的馒头发霉等问题。

来到火神山医院之后,阿念看到医护人员日夜忙碌总想做点什么。她向护士要来针线和布料,和两位病友花了两天时间为医护人员制作了几个小挎包。

说到底,这不是生意,而是一种合作。当地政府既做出隔离要求,就应该完善后续保障;酒店既来了上门的生意,也应该提供高性价比的服务;入境人员有义务配合政府防疫措施,同时也有权利要求酒店提高服务水平。哪一方打破了这种平衡并因此破坏了“防疫大局”,都是严重的不负责任行为。3月29日0时至24时,我市新增报告1例境外输入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来自美国,不涉及京内小区。

在疫情期间,类似的“高昂隔离费”事件并不少见。虽然各地在隔离费的具体金额和食宿条件不尽相同,但总体来看,引发隔离者不满的原因,主要还在于一些地方对隔离费用缺乏具体的标准和严格监管。

无论如何,曝光就是线索,涉及哪个城市、哪个部门都应该迅速行动,对涉事酒店的违规行为进行严肃处理,保障集中隔离人员的合法权益。在当下的疫情防控形势下,“自费隔离政策”虽然无可厚非,但这并不意味着酒店就能任性定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