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35B黑科技:发动机尾喷管偏转过程充满魔幻
来源:F-35B黑科技:发动机尾喷管偏转过程充满魔幻发稿时间:2020-03-30 00:25:19


2月1日下午,最担忧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澳大利亚宣布14天内过境中国内地的非澳籍公民不得入境,禁令立即生效。在禁令宣布后的短短一个小时里,已有数名抵达澳大利亚海关的中国留学生被拒绝入境。另有在中国机场候机的澳大利亚临时签证持有者被航空公司拒绝登机。也有登机成功的临签持有者在2月2日抵达澳大利亚后,得到了更为严苛的惩罚——取消签证,立即遣返。

两周后,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宣布禁令继续实行。在收到坏消息的同时也有好消息:第一批“曲线返澳”的临签持有者大多已顺利入境。唯一的不同是原本简易的值机手续变得无比漫长,大概是航空公司不愿冒风险运送不符合条件的旅客入境吧。

△ 当地时间3月26日,澳大利亚悉尼,一名女子在近乎无人的乔治大街上登上一辆轻轨车。

我原本订了2月底返回墨尔本的航班,但疫情发展迅速,不少留学中介都在建议,尽早离境。我虽有所担忧,却又觉得还没过正月初七,没必要这么早,盘算着先改到2月中旬走。安全起见,原本转机的机票也打算改成直飞。但正值航空公司退改签高峰,多次联系客服未果,心想时间尚早,也就算了。

在买完物资回酒店的出租车上,司机时不时的咳嗽声让我神经紧绷。回酒店后,我立即洗澡,用酒精消毒穿过的衣物,再也不敢走出酒店。泰国一直是热门的旅游胜地,但没想到我的第一次暹罗之行竟是这般境地。

当地时间3月8日晚,我戴上两层口罩,一双手套,动身前往曼谷素万那普国际机场。由于材料齐全,我很顺利地拿到了前往墨尔本的登机牌。当地时间3月9日中午,航班抵达墨尔本机场,海关工作人员仅询问了我离开中国内地的日期便给予放行。入境大厅内,我没有看见任何防疫措施。曾经我以为走出机场就能松一口气,那时我意识到,这仅仅是个开始。

△ 当地时间3月20日,墨尔本大学内深受亚洲学生欢迎的中式快餐店,以往每天中午都需要排队,现在却少有顾客。摄影:柯伟林

有了第一批吃螃蟹的人的捷报,我也开始打算前往第三国进行中转。

△ 当地时间2月24日,曼谷的地铁电视上,为中国加油打气的标语。摄影:柯伟林

2月22日,禁令仍在继续,我登上了前往泰国曼谷的航班。平日里人潮涌动的机场异常冷清,当天的国际出发航班只有三班。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曼谷街头的车水马龙,当时全泰的35例确诊病例似乎并没有引起民众的恐慌。